學院新聞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新聞動態 >> 學院新聞 >> 正文
人民日報刊發方輝教授“考古札記”:從三星堆的銅尊說開去
發布時間:2021年06月12日 09:27    點擊次數:

從三星堆的銅尊說開去(考古札記)

方 輝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6月12日   第 08 版)

圖為三星堆3號祭祀坑中的銅頂尊跪坐人像。
王明峰供圖


持續數月的三星堆遺址發掘隨著近日的系列“上新”“爆料”再次刷屏。除了以往所熟悉的金面具、牙璋、象牙之外,3號祭祀坑完整出土的一件名為“銅頂尊跪坐人像”的青銅器引起熱議。

銅尊是三星堆文明與夏商周三代文明共有的禮儀重器。尊,《說文解字》說“酒器也,從酉,廾以奉之。”像雙手奉持酒器之形。我國最早的銅尊發現于鄭州商城的二里崗上層文化,屬于商代前期。與三星堆一樣,鄭州商城有一件銅尊也出土于祭祀坑內,反映了商代文明與三星堆文明一樣,都有以銅尊作為禮器或祭器的傳統。而二者的銅尊在形制、紋飾方面具有很強的一致性,甚至都兼具圓尊、方尊兩種形制。鄭州商城銅尊在年代上屬于商代前期,比相當于商代晚期的三星堆銅尊要早一個階段。

3號祭祀坑的這件器物高115厘米,體量龐大。與此相似的青銅頂尊人像在1986年發掘的三星堆2號祭祀坑曾有發現,但體量很小,而這次發現的同類器物寫實性更強,學者們認為它再現了古蜀文明祭祀盛景。顯然,應該是三星堆青銅禮器中最為重要的一種器物。其特征一是數量多,1、2號祭祀坑共出土銅尊13件,加上成都附近的彭縣(現為彭州市)竹瓦街早年也出土過這種尊罍形器物,與三星堆其他種類青銅器器類相比,形成壓倒性多數;二是器物體量大,1、2號坑出土銅尊一般高度都在40厘米以上,最大者可達70厘米,新發現祭祀坑出土銅尊的尺寸還不清楚,但從新聞媒體發布的多件方尊等圖像來看還有體量更大者,而商文明目前所見銅尊鮮有超過40厘米者;三是具有寫實性,以兩件“頂尊跪坐人像”為代表,輔之以身軀碩大的青銅立人像、邊璋上“山川祭祀”圖像等帶有明顯的禮儀性活動的寫實場景,讓3000年之后的我們在“閱讀”中產生前所未有的興奮。考古學家常說考古研究要“透物見人”,三星堆的這些器物直接讓你既見物又見人!這些感受是我們在“閱讀”三代文明青銅器中不容易獲得的。

說起尊,自然會想到鼎。尊在夏商周三代文明中地位雖然重要,但并不能取代鼎的地位。目前考古發現最早的銅鼎屬于二里頭文化四期,年代上大約相當于夏商之際,比文獻傳說的夏禹鑄銅鼎晚了一個階段,但“尚鼎”“尊鼎”的文化傳統卻根植于更早的龍山時代乃至更早。三代禮器系統中的鼎觚爵、鼎簋組合中,鼎總是第一位的。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似乎還沒有發現銅鼎的影子。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有趣的現象。這或許說明,與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形成的途徑相同,古蜀文明在其形成過程中也是兼容并蓄,并以其獨有的人像、神樹和象牙等文化因素為基礎,在大約相當于商代時期形成了其獨特的區域文明。此后的古蜀文明經由金沙文明發展為巴蜀文明,并最終成為秦漢帝國的組成部分。

三星堆考古意義是多方面的,其精細化發掘方法及多學科交叉融合所體現的科技含量,無疑代表了未來考古學發展的新模式。接下來,學術界將圍繞著器物所體現的技術、社會和信仰等展開多層次的解讀與闡釋,共同解開中華文明連續不斷發展的密碼。




【作者:    責任編輯:李婧】


上一條:

下一條:明理增信守初心 崇德力行擔使命——欧洲杯买球官网黨委黨史學習教育倡議


關閉